歡迎來到力眾人才網!
大同分站
廣靈
渾源
其它分站
中国联通股票
大同人才網:重大疫情防控給城市發展敲響了警鐘
2020-02-18 09:41:27 閱讀量:44

本報記者 呂紅星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以外得到了初步控制,但當前工作的重點仍然是如何迅速而有效地控制疫情的蔓延。同時,也需要認真考慮這次疫情暴露出的城市建設的不足和今后城市發展尤其是城市群發展面臨的各種問題,從而使得我國的城市化發展更加合理高效。針對這個問題,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了上海交通大學中國城市治理研究院教授陳杰。

  很多城市建設中對衛生和防疫的投入不足

  中國經濟時報:作為城市治理方面的專家,你認為,這次疫情暴露出了哪些不足?

  陳杰:疫情確實給城市群、都市圈的建設敲響了警鐘。城市建設不能只考慮經濟效益,也必須考慮社會效益,要確實做到以人為本,而不是以資本為本、以效益為本,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保障放在城市建設的首位。沒有生命安全為保障,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都無從談起。

  從這次疫情來看,很多城市建設中對衛生和防疫的投入還是不足的,相關硬件軟件都不充分,預案制定不科學不完備,平時演練更少,導致臨陣慌亂,組織動員和協調能力暴露了很多短板。很多基層社區在衛生和防疫方面的培訓和資源配置是十分短缺的。疫情過后,需要進行全面反思、全面整改和提升。這其中有兩個關鍵點,一方面要加強政府各個部門以及不同城市之間的組織協調能力,包括增強大數據和AI技術手段的運用。另一方面要提高社會力量的參與性,不僅是有效利用與統籌調度,更要共同參與。

  社會治理格局要共建共治共享非常重要

  中國經濟時報:綜合來看,此次疫情給我國的城市發展尤其是城市群建設帶來了哪些影響與挑戰?

  陳杰:我個人認為,此次疫情對我國的城市發展尤其是城市群建設有以下兩點影響。

  第一,這次疫情特別就城市群建設而言,暴露出各個城市之間的合作邊界并不是很清晰,本來應該有的聯防聯控,做得都并不太好。即使在長三角,各個城市還是各自運作,單兵作戰,成本很高,效果不是太好。甚至一個城市內部的不同區之間,一個區的不同街道之間,還是各自作戰。垂直管理比較有效,跨地區跨部門之間的平行協作就不太靈。這種橫向協調機制在平時就要演練好,臨陣磨槍肯定來不及。

  第二,政府要發動社會組織的力量來共同作戰。我個人對這次疫情的一個觀察是,政府系統很累很忙,但其他社會力量參與不進去或參與不多,除了京東這樣的快遞物流系統發揮了一些作用,社會其他資源并沒有被充分利用起來。面對社會重大共同災難,應該是全民動員,才能有效應對。這也反映了我們平時的城市治理模式存在一些缺陷,社會參與不足,對社會組織給的空間過小。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要求社會治理格局要做到共建共治共享,但現在看來,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

  城市發展不能強制也不能刻意壓制

  中國經濟時報:有觀點認為,應反思特大城市發展路徑,對這個觀點你如何看待?

  陳杰:應該看到,特大城市和都市圈、城市群這樣的發展模式,疫情突發后更容易擴散,確實面對重大疫情突發有更大的風險,處置起來有更大的困難和挑戰,將來特大城市和城市群的發展規劃中必然要增加這方面的考慮和風險應對。

  但另一方面,特大城市和城市群應對重大疫情也有自己的獨到優勢。醫療資源充分,信息擴散快,基礎設施好,協調能力強,應對容易形成合力。新加坡和香港在這方面目前都做得不錯,雖然還有待觀察后效,但至少說明特大城市應對疫情并不一定脆弱。城市群也有聯防聯控,整合資源共同作戰的優勢。

  反過來說,星羅棋布分散的中小城市,應對疫情會更困難,即使勉強應對下來,耗費的社會成本也更高。比如這次疫情中,湖北的二三線中小城市,醫療資源少,新聞關注度低,應急調配難,形勢比武漢還危急。

  無論是特大城市還是中小城市,本身還是要尊重市場規律、人口流動規律,不能強制性千篇一律地去發展特大城市,也不能刻意壓制有潛力成為特大城市的城市不充分發展。

責任編輯:Robot RF13015

大同市云岡區公開招聘恒安新區社區工作者公告

{ganrao}